《雪山飛狐小說》TXT全集
雪山飛狐小說
書籍作者:金庸
書籍類別:武俠小說
書籍格式:TXT
授權方式:免費下載
書籍大小:解壓后(266.76 KB)
書籍字數:135489 字
更新時間:2017-01-05 11:28:38
上傳用戶:繆迎南
書籍來源:未知
已被圍觀:8349
快捷下載:不看簡介直接下載

內容簡介

    《雪山飛狐》txt下載 颼的一聲,一枝羽箭從東邊山坳后射了出來,嗚嗚聲響,劃過長空,穿入一頭飛雁頸
    中。大雁帶著羽箭在空中打了幾個斤斗,落在雪地。西首數十丈外,四騎馬踏著皚皚白雪,奔馳正急。馬上乘客聽得箭聲,不約而同的一齊勒馬。四匹馬都是身高肥膘的良駒,一受羈勒,立時止步。乘者騎術既精,牲口也都久經訓練,這一勒馬,顯得鞍上胯下,相得益彰。四人眼見大雁中箭跌下,心中都喝一生采,要瞧那發箭的是何等樣人物。等了半晌,山坳中始終無人出來,卻聽得一陣馬蹄聲響,射箭之人竟自走了。四個乘客中一個身材瘦長、神色剽悍的老者微微皺眉,縱馬奔向山坳,其馀三人跟著過
    去。轉過山邊,只見前面里許外五騎馬奔馳正急,鐵騎濺雪,銀鬣乘風,眼見已追趕不上。那老者一擺手,說道:“殷師兄,這可有點兒邪門”。那“殷師兄”也是個老者,身形微胖,留著兩撇髭須,身披貂皮外套,氣派是個富商模
    樣,聽那瘦長老者如此說,點了點頭,勒馬回到大雁之旁,馬鞭揮出,拍的一聲,抽向雪
    地,待得馬鞭提起,鞭梢已將大雁卷了上來。他左手拿著箭桿一看,失聲叫道:“啊!”三人聽到叫聲,一齊縱馬馳近。那“殷師兄”連雁帶箭向那老者擲去,叫道:“阮師兄,請看!”瘦長老者伸左手一
    抄,接了過來,一看羽箭,大叫:“在這里了,快追!”勒轉馬頭,當先追了下去。這茫茫山坡上一片白雪,四下并無行人,追蹤最是容易不過。其馀二人都是壯年,一個身高膀闊,坐在一匹高頭大馬之上,更是顯得威武;另一個中
    等身材,臉色青白,一個鼻子卻凍得通紅。四人齊聲呼哨,四匹馬噴氣成霧,忽喇喇放蹄趕去。這是清朝乾隆四十五年三月十五。這日子在江南早已繁花如錦,在這關外長白山下的苦寒之地,卻是積雪初融,渾沒春日
    氣象。東方紅日甫從山后升起,淡黃的陽光照在身上,殊無暖意。山中雖冷,但四名乘者縱馬急馳之下,不久人人頭上冒汗。那高身材的男子將外氅脫了下來,放在鞍頭。他身穿青綢面皮袍,腰懸長劍,眉頭深鎖,滿臉怒容,眼中竟似要噴出火來,不住價的
    催馬狂奔。這人是遼東天龍門北宗新接任的掌門人“騰龍劍”曹云奇。天龍門掌劍雙絕,他所學都已頗有所成。白臉漢子是他師弟“回龍劍”周云陽。高瘦老者是他們師叔“七星手”阮士中,在天龍北宗算得是第一高手。那富商模樣的老者則是天龍門南宗的掌門人“威震天南”殷吉,此次之事與天龍門南北
    兩宗俱有重大干系,是以他千里迢迢,遠來關外。四人胯下所乘都是關外良馬,腳程極快,一口氣奔出七八里后,前面五乘馬已相距不
    遠。曹云奇高聲叫道:“喂,相好的,停步!”那五人全不理會,反而縱馬奔得更快。曹云奇厲聲喝道:“再不停步,莫怪我們無禮了!”只聽得前面一人舌頭打滾,都的一
    聲,勒馬轉身,其馀四人卻仍是繼續奔馳。曹云奇一馬當先,但見那人彎弓搭箭,箭尖指向他的胸口。曹云奇藝高人膽大,竟不將他利箭放在心上,揚鞭大呼:“喂,是陶世兄么?”那人面
    目英俊,雙眉斜飛,二十三四歲年紀,一身勁裝結束,聽得曹云奇叫聲,縱聲大笑,叫道:
    “看箭!”颼颼颼連響,三枝羽箭分上中下三路連珠射到。曹云奇沒料到他三箭來得如此迅捷,心中微微一驚,馬鞭急甩出去,打掉了上路與中路
    射來的兩箭,接著一提馬繩,那馬向上一躍,第三枝箭貼著馬肚子從四腿間穿了過去,相差
    只是數寸。那青年哈哈一笑,撥轉馬頭,向前便跑。曹云奇鐵青著臉,縱馬欲趕。阮士中叫道:“云奇,沉住了氣,不怕他飛上天去”。縱身下馬,拾起雪地里的三枝羽箭,果然與適才射雁的一般無異。殷吉沉著臉哼了一聲,說道:“果真是這小子!”曹云奇道:“等一下師妹,瞧她更有
    什么話說?”四人候了一頓飯功夫,不聽得來路上有馬蹄聲響。曹云奇焦躁起來,道:“我瞧瞧去!”拍馬趕回。阮士中望著他的背影,嘆了一口氣,說道:“也真難怪得他”。殷吉道:“阮師兄,你說什么?”阮士中搖了搖頭,卻不答話。曹云奇奔出數里,只見一匹灰馬空身站在雪地里,一個白衣女郎一足跪在地下,似在雪
    =
    這一招劍掌齊施,要逼得對方非跌下巖去不可,只是他自幼習慣使然,出招之前不禁背
    脊微微一聳。其時月明如洗,長空一碧,月光將山壁映得一片光亮。那山壁上全是晶光的凝冰,猶似鏡子一般,將苗人鳳背心反照出來。胡斐看得明白,登時想起平阿四所說自己父親當年與他比武的情狀,那時母親在他背后
    咳嗽示意,此刻他身后放了一面明鏡,不須旁人相助,已知他下一步非出此招不可,當下一
    招“八方藏刀式”,搶了先著。苗人鳳這一招“提撩劍白鶴舒翅”只出得半招,全身已被胡斐樹刀罩住。他此時再無疑心,知道眼前此人必與胡一刀有極深的淵源,嘆道:“報應,報應!”閉
    目待死。胡斐舉起樹刀,一招就能將他劈下巖去,但想起曾答應過苗若蘭,決不能傷她父
    親。然而若不劈他,容他將一招“提撩劍白鶴舒翅”使全了,自己非死不可,難道為了相饒
    對方,竟白白送了自己性命么?霎時之間,他心中轉過了千百個念頭:這人曾害死自己父
    母,教自己一生孤苦,可是他豪氣干云,是個大大的英雄豪杰,又是自己意中人的生父,按
    理這一刀不該劈將下去;但若不劈,自己決無活命之望,自己甫當壯年,豈肯便死?倘若殺
    了他吧,回頭怎能有臉去見苗若蘭?要是終生避開她不再相見,這一生活在世上,心中痛
    苦,生不如死。那時胡斐萬分為難,實不知這一刀該當劈是不劈。他不愿傷了對方,卻又不愿賠上自己性命。他若不是俠烈重意之士,這一刀自然劈了下去,更無躊躇。但一個人再慷慨豪邁,卻也不能輕易把自己性命送了。當此之際,要下這決斷實是千難萬難……苗若蘭站在雪地之中,良久良久,不見二人歸
    來,當下緩緩打開胡斐交給她的包裹。只見包裹是幾件嬰兒衣衫,一雙嬰兒鞋子,還有一塊黃布包袱,月光下看得明白,包上
    繡著“打遍天下無敵手”七個黑字,正是她父親當年給胡斐裹在身上的。她站在雪地之中,月光之下,望著那嬰兒的小衣小鞋,心中柔情萬種,不禁癡了。胡斐
    到底能不能平安歸來和她相會,他這一刀到底劈下去還是不劈?~~全文完~~

223
0

下載地址


掃描二維碼下載本書

用戶評論

自古評論出人才,歡迎您發表您的精彩評論!
《雪山飛狐小說》最新評論
2018海南自行车环岛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