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兄弟叫順溜》TXT全集
我的兄弟叫順溜
書籍作者:朱蘇進
書籍類別:軍事小說
書籍格式:TXT
授權方式:免費下載
書籍大小:解壓后(486.94 KB)
書籍字數:241658 字
更新時間:2017-01-10 14:03:11
上傳用戶:僑代玉
書籍來源:未知
已被圍觀:860
快捷下載:不看簡介直接下載

內容簡介

    我的兄弟叫順溜 作者:朱蘇進 以抗日戰爭背景,講述了一個草根英雄的成長故事、一段感人肺腑的兵將傳奇。一個小兵,卻具備了與生俱來的射擊天賦,他的一顆子彈便足以改變戰爭的格局;一個戰功赫赫的司令,卻甘愿與無名的士兵稱兄道弟。在深入骨髓的國恨家仇面前,他們同仇敵愾,為了民族的利益,為了兄弟的情誼,為了親人的承諾,他們甘心地付出著自己全部的青春、激情、熱血,和生命。
    1943年,抗戰硝煙正密。新四軍、日本侵略軍、國民黨軍隊、皇協軍四方會戰于江浙。威震蘇北的新四軍第六區司令陳大雷被任命為此次戰役的總指揮,卻在上任的路上遭到襲擊……
    一個是令敵人聞風喪膽的新四軍司令,一個是從山窩窩里蹦出來的神槍手,卻因為一顆子彈結成了兄弟。愣頭青順溜憑借過人的射擊技巧,贏得了陳大雷的賞識。在陳大雷的幫助下,在戰火的淬煉中,順溜由神槍手成長為神勇的狙擊手,屢立戰功。然而就在執行一次狙擊任務時,一場意外徹底扭轉了順溜的命運……
    ○作者簡介
    朱蘇進,男,1953年生于江蘇漣水,知名軍事小說作家、國內一線編劇。作品曾獲第3屆“全國優秀中篇小說獎”、“金雞獎”最佳電影獎、文化部優秀電影獎,另數十次獲得全國、全軍其他文學、藝術、散文類獎項。
    創作的軍事小說有:《懲罰》《在一個夏令營里》《射天狼》《引而不發》《凝眸》《戰后就結婚》《第三只眼》《絕望中誕生》《輕輕地說》《兩顆露珠》《接近于無限透明》《孤獨的炮手》《金色葉片》等。
    創作的劇本有:《鴉片戰爭》《康熙王朝》《江山風雨情》《鄭和下西洋》《朱元璋》《永樂大帝》《三國》(新版,高希希導演)等。
    ○編輯推薦
    《我的兄弟叫順溜》描繪了王寶強,張國強士兵突擊后再次聯手演繹最撼人心魄的戰火史弟情故事。一個抗戰狙擊手的鐵血往事,機會只有一次,必須學會選擇,一個千古難覓的天才狙擊手,一個有情有義、頑強如狼如野草的鐵血男兒,在國恨與家仇、民族情感與個人尊嚴、勝與敗、生與死的抉擇面前,他該把子彈留給誰?“這槍啊,是從你的心窩里長出來的!你的耳朵你的眼睛,你的呼吸你的性命,統統長在這槍身上呢。你就是槍,槍就是你。你倆是一個身子一條命啊!”
    《我的兄弟叫順溜》同名小說 作者:朱蘇進 - 楔 子
    春末夏初,冷暖交替的空氣讓蘇北丘陵地區照例彌漫起沖天的霧氣。大霧擁擠在丘陵和平原的每個角落,將整個空間籠罩在一片白色之中。
    山坡上密密的叢林在霧氣的點綴下,失去了往日的棱角,變得模糊而唯美,可細看之下,在無數根黑黝黝的樹枝之中,有一根竟然不是樹枝而是一支可怕的槍管!
    時間仿佛在那支槍管周圍失去了作用,無論是微風還是流動的霧氣都無法撼動它分毫,槍口好似一只眼睛一般,死死地瞄著山坡下方。由于瞄得太久太久,霧氣已經在槍身上凝結了一串水滴,并且順著槍管緩緩滑動。水氣越聚越多,竟然最后匯聚成一顆水珠懸掛于槍口處,并且越凝越大,閃閃發光,卻始終不肯掉落。
    在這枝槍的后面,一雙冷冷的眼睛一瞬不瞬地盯著前方的道路,放在扳機上的手指繃得如彈簧一般。
    槍手的名字叫順溜,一名新入伍的新四軍戰士。
    在順溜兩邊,臥著另外兩人,他們是順溜所在部隊的排長與班長,作為部隊的指揮員,此刻兩人所要做的卻是替眼前這個新入伍的小戰士做觀察手。
    不過,雖然兩人身上同樣被枝葉偽裝所覆蓋,但這兩人卻不像順溜那樣凝定。兩人時不時會不由自主地探起身子東張西望地觀察敵情,表情也顯得甚為焦慮。
    終于,班長似乎按捺不住焦急的心情,隔著順溜的身體低聲呼喚道:“排長,我們埋伏大半天了,一點兒動靜也沒有。吳大疤拉不會不出動了吧?”
    聽到班長的詢問,排長低聲回答道:“情報說,吳大疤拉今天帶偽軍前往大黃莊掃蕩,估計肯定來,而這塊兒就是他的必經之地!打伏擊嘛,必須有耐心,對不順溜?”
    仿佛沒有聽到排長的詢問,順溜仍舊一言不發地舉槍而臥,眼睛死死地盯著前方。
    見順溜沒有回答,班長不由得嘆息道:“這該死的霧把什么都蓋住了,幾十步外不分敵我。吳大疤拉賊著呢,這種天氣他怎么敢出城?”
    聽到班長的抱怨,排長看了看彌漫在四周的大霧,也不由地應和道:“那小子確實膽小如鼠,滑溜如蛇,好幾次從我們槍下溜掉了。不過,打伏擊就這特點,你也許十伏九空,但只要打到一次那就是個大東西。不但把以往的虧空補回來,還有賺的!對不順溜?”
    可順溜仿佛凝固成一塊巖石一般,仍然伏槍沉默,冷冷的眼睛死盯著前方。
    見此情景,排長仍舊不放心地囑咐道:“順溜哇,你一定要有耐心。今天你要是能把吳大疤拉斃嘍,肯定能讓日本鬼子聞風喪膽,說不定軍區都會通電嘉獎你!”
    面對誘惑,順溜仍然保持著沉默,就仿佛排長班長倆說得全是廢話一樣,此刻對于他來說,唯一吸引他的就是前方那條絲毫不見人跡的土路。
    見對方一直不搭話,排長詫異地轉頭看了一眼,然后詢問道:“順溜你怎么不吱聲,睡著啦?”
    順溜又沉默片刻,終于冷不丁道出一句:“霧快散了。”
    悶葫蘆一般的家伙終于開腔,讓排長立刻驚道:“你說什么?”
    順溜低沉重復道:“霧快散了!”
    聽到順溜的話,班長抬頭看了看重重壓在頭頂的漫天大霧,譏笑道:“不可能!你懂什么?我就是本地人,從小在這塊兒長大,我能不知道么?告訴你,這霧不到中午根本散不去!你就死等著吧……”
    他話音剛落,頭頂上的天空忽然猛地打下一束陽光,正好落到他們三人身上,叢林驟然變得明亮起來。班長驚訝地四下張望,立刻發現籠罩在叢林中的濃霧正在漸漸飄散,遠處的丘陵地貌逐漸顯露出真容。見此情景,班長大窘,結巴地說道:“咦……咦……還真散了,真他媽開始散了!”
    眼見天氣如自己所預言般逐漸晴朗,順溜卻表現得平靜如常,臉上更是沒有流露出任何得意的神色。
    在他身邊,排長眼看著霧氣消散,大喜地向班長命令道:“注意觀察!”聽到命令,班長趕緊縮回探出的身子,瞪眼緊盯著前方。
    被陽光逐漸蒸騰掉的濃霧,在帶來明亮的同時,也帶來了緊張和不安,眼看著山下被槍口所指的土道,排長不安地向順溜詢問道:“順溜,知道吳大疤拉的模樣吧?”
    順溜握槍的手紋絲不動,僅僅用嗓音迸出了個嗯字,算做回答。
    雖然聽到回答,排長卻顯然不放心,立刻嗔怪道:“嗯是什么意思?!你聽著,我再把目標特征給你交待一遍。吳大疤拉,是淮陰城里的偽軍司令。狗日的長得肥肥胖胖,脖子上有一道傷疤。他但凡出動,都喜歡穿一身黃呢軍裝,騎一匹東洋馬,頭戴日本鋼盔。只要這狗日的出現,特征就十分明顯!你記住啦?”
    見排長不斷在耳邊嘮叨,順溜平靜的表情中終于顯露出一絲厭煩,在猶豫了片刻后他低聲說道:“排長啊……”
    “怎么?有事?”
    “我說,你倆能不能不嘮叨了?”順溜帶著不耐煩的口氣近乎懇求地說道。
    聽到順溜的要求,排長和班長先是一愣,隨后齊齊露出震驚的表情。兩人隔著順溜的身體互望一眼后,班長立刻訓斥道:“你個新兵蛋子什么態度?!我和排長是你領導,我倆幫你盯敵情呢!”
    可順溜卻毫不領情:“你倆歇著,我一個人盯著就行。”
    班長正欲發作。排長使眼色示意他閉嘴。被排長制止,班長只能恨恨地瞪順溜一眼,無奈再次臥回到自己的位置,全神貫注地注視著前方……
    山頭上,隨著太陽升起,熾熱的陽光毫不留情地驅逐著霧氣,除洼地間仍然可見若隱若現的薄霧之外,其他地方則一片清寧,但這種寂靜卻并沒有帶給人安詳的感覺,相反,卻仿佛隱藏著深不可測的殺機,讓人不寒而栗!
    “來了!他們來了!”一直沉默不語的順溜,忽然低聲叫道,低沉的聲音中透著一絲激動。
    聽聞順溜的叫喊,身邊的兩人立刻探起身子萬分緊張地朝山坡下面張望。但是,除了陣陣薄霧,他倆卻什么也沒看見。
    看著眼前一如平常的景象,排長疑惑地低聲問道:“吳大疤拉在哪兒?真的來了嗎?在哪兒?我怎么什么都看不見。”
    順溜平靜地注視著前方,低聲道:“他們來了,就在山下那片霧里。”
    排長班長緊張地再度張望、傾聽著。但是,除了繚繞在山溝里的那片該死的霧外,他倆仍然什么也沒看見,什么也沒聽見。
    “別動彈!敵人真的來了,越來越近了!”順溜一邊說著,一邊再次將身子伏低,如同一只窺探著獵物的豹子一般。
    “嗒嗒”!清脆的馬蹄聲敲碎了飄蕩的殘霧,急促地從遠處傳來。山坡下的土道上,一匹精壯的東洋馬上,一個頭戴鋼盔,腰揣兩支駁殼槍的壯漢此刻正隨著馬匹的奔躍,有節奏地起伏著。在他身后,四五名衛兵模樣的同伴正奮力催動著自己胯下的馬匹,努力追趕著他,原本寧靜的山谷,頓時被一片如同鼓點般的馬蹄聲所充斥。
    如果此刻道上有人,一定會為自己所見的情景而感到驚訝,因為來人的打扮顯然過于“奇特”,尤其在這日、偽、國、共犬牙交錯的地盤上,如此不倫不類的打扮,絕對會引起各方面的注意甚至是“關照”,可壯漢卻對此并不為意,仍然張揚地催促著馬匹,快速向前飛奔著。
    身后,衛兵們顯然感受到了一絲威脅,其中一人奮力催動身下坐騎追趕上來,低聲對壯漢說道:“司令員啊,有句話……我可是憋一路了。”
    “是嗎?繼續憋著。”被稱為司令員的壯漢不留情面地掐斷了對方的話頭。
    聽到司令的回答,對方立刻抱怨道:“那,我說給自己聽行不行?”
    “那我攔不住。”
    ---------------------------------------------------------------------
    正在兩人對話間,吳大疤拉氣喘吁吁地趕來:“坂田隊長,坂田隊長!有個事我要特別報告您一下。”
    見吳大疤拉沒人攙扶就快步走過來,坂田立刻揶揄道:“吳司令,你的傷好像并不太重嘛。”
    吳大疤拉沒在乎坂田的諷刺,連忙出言提醒道:“嶺上的新四軍有一個神槍手,槍打得特別準,而且專挑長官打。所以,坂田君要特別小心在意。”
    坂田一笑,再次諷刺道:“所以,吳司令換上了士兵的服裝。多謝提醒!”
    吳大疤拉看了看身上仍然穿著的士兵制服,大窘著說道:“嘿嘿,兵不厭詐嘛。”
    “好了,這不是你為你的怯懦尋找借口的時候,攻擊開始的時候,你的部隊扼守側翼,不準放跑一個敵軍!”沒興趣再跟吳大疤拉糾纏下去,坂田冷著臉命令道。
    “是,是,下官一定遵命。”吳大疤拉神色一凜,點頭回答道。
    “此外,我也有個事要特別提醒你一下。上一次我想砍你的頭,但沒有成功,我對此十分后悔后悔不該手軟!這一次,松井隊長授權給我,只要發現你有一點兒避戰嫌疑,立刻槍斃!”叫住準備離開的吳大疤拉,坂田開口提醒道。
    吳大疤拉勃然變色,拋去之前獻媚的偽飾,憤怒地直視坂田,冷冷地說道:“多謝提醒!”
    絲毫沒在意對方的不滿,坂田高聲朝日軍下令道:“十分鐘準備。炮聲一響,立刻跟我攻擊。”得到命令的士兵轟然允諾,排列著整齊的隊形向前包抄過去。
    “日日!”天空中驟然響起迫擊炮那尖利的呼嘯聲,隨后隆隆的爆炸聲接連在山頭響起,整個嶺上頓時被籠罩在一片煙塵之中。
    正忙碌著挖戰壕的戰士們,在炮彈炸來的同時,都拼命臥地,躲避著紛飛的彈片。
    隱藏在角落的順溜,卻仿佛根本不在意這一切一般,仍然抱著自己的狙擊槍,蹲在戰壕里,看都不看坡下。不時抖一抖頭臉,抖掉濺上來的土石碎塊……突然,一個犧牲的戰士滾到他身旁,那人胸膛已被彈片擊穿了,血涌不止。
    順溜呆看了那戰士片刻,嘆了口氣,伸手輕輕地合上他微張的雙眼,隨后拽下他腰間兩顆手榴彈,放到自己身邊。再抓過那戰士的槍,抱進自己懷中。
    炮彈仿佛梅雨季節那沒完沒了的雨水一般,不斷地在頭頂響著,原本陡峭的山頭在不斷的爆炸下,改變著形狀。陣地上,之前因打退偽軍的進攻而積累下的士氣和喜悅,在敵人沒完沒了的炮擊下,迅速被消磨掉了。
    士兵們唯一能做的就是趁著炮火的間隙,探出頭去,斷斷續續地放上幾槍。可惜,這零星的反擊對敵人根本毫無作用,在炮火的掩護下,坂田迅速地指揮著部隊向山頂發動起新一輪的進攻。
    “嗒嗒!”機槍清脆地響起,發起還擊的陣地立刻被籠罩在彈幕之下,子彈打得土石迸濺,破碎的石屑將人臉擦得生疼。
    被石頭擦得有點惱怒的順溜,小心探出身子,將山腳下仍然在瘋狂轉動著槍口的敵機槍手套入瞄準鏡中,毫不猶豫地扣下扳機。
    槍聲在戰場嘈雜的環境中并不引人注目,只有機槍手旁邊的助手才在槍響之后驚訝地發現身邊的戰友已經一頭摔倒在機槍旁,額頭上赫然是一個觸目驚心的彈孔。
    匆忙中,沒人注意到山頂那完美的偽裝后面的狙擊手的存在,在迅速的更換了一名機槍射手后,停頓的槍聲再次響起。
    可是,順溜沒有讓敵人的機槍得到發揮作用的機會,再一次槍聲響起,替補的槍手與自己的前任一樣,再次倒在了相同的位置上。
    連續幾次精確的射擊,迅速地消耗掉敵人的機槍手,看著面向自己這方的機槍最終啞了下來,順溜滿意地縮回身子,再次警惕地注視著在炮火的掩護下迅速逼近的敵人。
    “打!”眼看著敵人頂著炮火沖入陣地,一直在炮火的壓制下無法還擊的排長終于按捺不住焦急的心情,大喊道。
    聽到他的喊聲,戰士們紛紛探出頭去,將仇恨的子彈瞬間傾瀉向沖到最前方的敵人頭上。眾人中只有順溜沒有開槍,仍然靜靜地臥在自己的戰位上,冷靜地注視著逐漸逼近的敵人,尋找他心目中最有價值的目標。

110
0
+++本文作者朱蘇進的其它電子書下載+++

下載地址


掃描二維碼下載本書

用戶評論

自古評論出人才,歡迎您發表您的精彩評論!
《我的兄弟叫順溜》最新評論
2018海南自行车环岛赛